企业很难长时间靠良心和责任维持生产

2021-01-02 01:42

“取消了政府定价,但廉价药价格却依然涨不起来。”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公共经济研究室主任王震说,现在药价不再由国家发改委来定价,而是由省级药品统一集中招标来确定。药品招标的原则是低价中标,价格越低越容易中标,这种治理模式其实还是降价思维,廉价药仍摆脱不了“低价魔咒”困扰。

据悉,我国目前对廉价药采取单独挂网采购措施,价格可以适当上浮,但需要二次议价或制定相应的采购参考价才能进入医院。现实情况往往是,议价之后,廉价药依然很廉价。

解决廉价药“玩消失”“闹药荒”,不少人开出了涨价“药方”。早在2015年,国家七部委联合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的意见》,提出改革药品价格形成机制,除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外,逐步建立以市场为主导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药品价格的直接干预。

专家建议,更好保证廉价药供应,需要政府和市场“两只手”齐发力,拿出更多管用的实招,让百姓不为药品短缺而着急。

治疗罕见病的药品和防治严重危及生命疾病的部分药品简化上市,加强全国短缺药品供应保障监测预警,建立短缺药品及原料药停产备案制度,加大储备力度……今年以来,针对廉价药短缺问题,相关部门有针对性地出台多项举措,在政策“组合拳”作用下,“救命药”正在加速进入市场。

不少人把廉价药断供的“板子”全部打在生产企业身上,该企业负责人却有苦衷:“药品生产同样有上下游企业,由于原料药供应商就那么几家,价格大幅上涨。原料药猛涨,药价基本不涨,夹在中间的企业很受伤,生产动力自然不足。”

王震认为,破解廉价药断供,出路在医不在药。一方面,改革医保付费方式,从按服务项目付费向按病种付费等医保付费方式转变,医院出于成本考虑,更有动力给患者使用廉价药;另一方面,要改革“唯低价”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打通药品定价的梗阻,形成合理的药品动态定价机制,让企业有利可图、愿意生产。

以60片装的前列康普安乐片为例,30多年来价格一直稳定在12.2元,但原料成本就上涨了78倍。这种情况下,企业生产越多,亏损越大。“廉价药的生产没有政府补贴,而且税收也不低,企业很难长时间靠良心和责任维持生产,停产是企业的理性选择。”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免责声明:

记者了解到,早在去年,原国家卫计委等9部门就联合印发《关于改革完善短缺药品供应保障机制的实施意见》,提出建立短缺药品信息收集和汇总分析机制,完善短缺药品监测预警和清单管理制度,目前,部分药品的短缺问题已得到有效解决。

此外,对一些特殊的廉价“救命药”,相关部门推进短缺药的小品种生产基地建设,做到供应有保障、供求能对接,增强廉价救命药的应急协调能力,畅通政府、医疗卫生机构、企业、社会组织等相关数据共建、共享、共用通道。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二甲双胍片、吡嗪酰胺片、异福酰胺片、异烟肼片、枸橼酸铋钾颗粒(片)、叶酸片……在一家拥有170多个廉价药生产文号的知名药企,企业负责人给记者展示了一长串未生产药品名单。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